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瞬十年

正文 无题

????仓皇而败,逃回沧州。周衍之静静坐在帅营之上,突然只觉讽刺,自己有何本事坐于此处,恐是军营里随便拉一个人面对今日的突变,应对也比自己强上百倍。军幔被掀开,季孙胥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。他看着坐在最上方置身阴影中的周衍之,颓败自责将其包裹起来。

????季孙胥缓缓开口说道“晏甫伤及肺腑,恐要休养一段时间,韩将军,探查经脉,并无任何损伤,只是凌晨阔喂下的药丸,恐有昏睡之意,我们也无对策,不知何时韩将军才能醒来。正道此番意在乱我军心,我恐他们马上就会有大动作。”

????“嗯……”周衍之滚了滚喉咙,一片寂静。

????季孙胥转身,微微皱眉,向外走的脚步却突儿停顿,叹了口气,终于还是缓缓开口道“若是我在这个位置上,第一次也不一定做的比你今日好多少。”

????周衍之抬起眸子,看着前方黑色背影。只听得季孙胥继续开口道“这天下,只有你,你得了皇位,桃夭才有醒过来的可能。你是所有人的希望,也许沉重,但是我,晏甫,沈归,我们都在,和你一起。你能懂吗?”季孙胥说完后转过身,和周衍之对上眼眸。

????在那一刻,周衍之突然不知为何莫名有点想哭,季孙胥忽而一笑,依旧风采依旧依旧翩翩潇洒。

????季孙胥走后,留下周衍之独自一人在营帐中,周衍之直直地坐着,脑海中浮现了许多的场景,从初识到如今,季孙胥的话在耳边回荡久久。

bet365在线体育投注备用 ????没有人知道他此番决定是颠覆了多少心智,外祖父幼时问过他,可想夺回这天下。无父无母,周衍之从小在周老将军膝下长大,无灾无难,他并不想夺得天下,他没有雄伟抱负,也不想被这皇权帝位禁锢住人生。他与周显宗长子交好,他相信,等周显宗长子继位,这天下必定能够长治久安恢复繁荣昌盛。却未曾料到,自己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道路,曾经兄弟如今战场对峙,他无意去争这天下,可是他更无法辜负那份信任,为了桃夭,这天下唯有他。

????可是他却也害怕,害怕自己根本不是君王之选,这天下他坐不住,这江山他治不了。而这首战的惨败,更是令他心间不安无力,自己真的可以吗?

????可是一如季孙胥所言,在那一刻,周衍之觉得自己似乎懂了些什么。

????“紧急集合!”沧州突然发出号角,那是紧急集合的标志,长显军快速在操练场上聚集,不知究竟是何事,却也都不免担忧起了韩蔺茹,莫不是将军有何事?

????众人疑惑担忧地望着最前方,只见周衍之身着铠甲走了出来“将士们,今日我们打了败仗,作为主帅,我有难以逃脱的责任,在此,周衍之给大家赔个不是。我虽无战场经验,可是也请大家相信,我有一颗和大家一样,奋勇杀敌的心,我会继续努力,请大家相信,韩将军受了伤,此时凌晨阔他们必定会乘机攻打,让我们一起守住沧州,好吗?”

????“好!好!好!”

????沈归站在屋檐之上,听着下方震耳欲聋的呼喊声,看着最前方的铠甲,站出来说出这番话,周衍之,你又需要多大的勇气呢?所有人都在成长,都在努力,沈归吸吸鼻子,翻身飞下,而我,也要做些事情了。

????周衍之看着远处飘散而下的一抹青衫,你还在身边,真好。

????沈归恢复了记忆,脑海中隐约有些华山制药的记忆。有时候说来也当真可笑,沈归拼尽全力想要丢起的华山身份,却也赋予了她制药的天赋。而许多人求而不得,用尽一生去探求追寻得到的高度却和沈归自幼生下的天赋等高。世间事也不是事事都公平,哪儿来那么多的公平可言。可是,诚如所言,以许多人努力的程度而言,还远远不到拼天赋的程度。

????找周衍之借得了十方日谈,细细研究一番,沈归初步估计得出了韩蔺茹所被喂下药丸,若不出所料,此药丸能让韩蔺茹昏睡五日,但不会伤害她。

????发现当日,凌晨阔所率大军便兵临沧州城墙之下,明日,又将是一场恶战。而沈归,也开始加紧研制解药。

????天将明,夜幕笼罩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????战鼓响,凌晨阔开始进攻沧州。

????沧州始终是长显军的主场,对于长显军而言,尽管韩将军生死未卜,而周太子又显得不是那么靠谱,可是家得守住。

????凌晨阔他们尽管攻势迅猛,可是长显军以死相搏。真正在战场上让人惧怕的不是功力高超的人,而是不怕死的人,连死都毫无畏惧的人,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?

????凌晨阔看着僵持不下的局面,握紧了手中的拳头,不出意外,韩蔺茹五日后就会醒来,一定要在这几日内拿下献州。

????“看来要用另一个战术了。”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,凌晨括微微一愣,随后躬身作揖“父尊。”

????“阔儿,周太子已经在路上了,不出意外,明日一早便能到达。”

????凌晨阔望着远方,烽火狼烟,点了点头。凌峭顺着凌晨阔的眼眸望去,那日,若非利用了沈归,他们又如何能重创长显军。他在选择中再一次放弃了凌晨夕,想到凌晨夕,凌峭心中划过一丝酸涩。

????沈归和季孙胥瘫倒在城墙边,一波又一波的攻击,终于凌晨阔那边也停下了,沈归和季孙胥才得以有喘息的机会。不远处的周衍之也瘫倒在城墙边,三人抬头,不经意相视,看着对方的疲态,看着彼此血迹斑斑的外衫,脏乱的脸,沈归竟是不由得笑了出来,季孙胥和周衍之看着即使一身凌乱的沈归,笑容却依旧美好,也不禁笑了出来。三人隔空而望,彼此笑着。

????守卫战斗时,沈归面对一波又一波紧密的攻势,总在想,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那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漫长了,可是却没想到一转眼夜幕便降临了。

????上邪和季孙胥轮转守夜,沈归的药丸也研制成功,给韩蔺茹服下后,沈归守在身边,以防有何不适。

????任晏甫独自在房间养伤,夜幕漫长却也一晃而过,沈归揉揉有些发胀的双眼,韩蔺茹脉象平和,明日应该就能醒来了。沈归起身,转头却看见了靠在门栏上的任晏甫,他,是何时来的?任晏甫看着沈归出了神,没想到沈归突然起身转过来,一时愣在了原地。

????“我”“你”二人同时开口,任晏甫看着沈归,耸耸肩笑了笑,沈归看着夜幕下,扯开了嘴角的任晏甫,突然只觉心中涌过一丝暖流,不知为何,连沈归自己也说不清楚,二人就这样站着望着彼此,沈归也咧开嘴角。也许夜幕很快就过去了,明日等待的又会是新的一轮接着一轮更为猛烈更为密集的进攻,也许连喘息的机会也不会给沈归,可是那又有何呢。

????天刚亮,沈归在房里睡得并不熟,战争之下,焉能熟睡?外面战鼓齐鸣,沈归反身一下惊醒,站立。

????“这么早就开始进攻了?”沈归心下一沉,来不及洗漱,飞身推门而出。与此同时,在城墙上休息的季孙胥也瞬间清醒,起身下看,凌晨阔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,声势浩荡立于城外。

????“战斗准备!”周衍之胡乱抹了抹脸,褪下了困倦,大声唤道。

????长显军快速集结做好抵御准备,面上都是清一色的凝重如归。

????“大周将士们,我乃周朝太子,周穆。韩将军向来对我大周忠心耿耿,却没料到此次被歹人所骗,父皇特意命我前来,你们皆是我大周将士,是我大周的栋梁,由于是被蒙骗之故,今日只要你们放下武器,皇上有令,既往不咎!”

????周衍之直直看着城墙下的那抹身影,有多少年没有相见了呢?彼时的意气风发,少年轻狂,如今也演变成了权欲争斗,兵戎相见。

????周朝太子,周穆。沈归皱眉,他怎么来了?韩蔺茹此番昏迷,还尚未苏醒,他如此扰乱军心,只怕……

????周衍之握紧了拳头,直直站立着,一言不发地沉默着。季孙胥看着墙下的千军万马,环绕周边,一旦军心动荡,没有韩蔺茹镇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????季孙胥侧身靠近周衍之,伸出手臂,撞了撞周衍之的臂膀。周衍之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般,长舒口气。径直走到城墙最边上,将手中握紧的剑高举“我乃前周太子之后,周显宗荒淫无道,我本就是顺应天理,拨乱反正,周穆,你且不用费心再挑拨扰乱军心了。”

????周穆抬首,看着前上方那一身铠甲的人,距离太远,脸实看不清,但是周穆清楚,他就是周衍之。那熟悉的声音,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,幼时二人的约定,周衍之竟是为何突然出尔反尔,非得要来争这个皇位。

????二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脸,可是依旧望着对方,彼此都知道,他在看着自己。只是初心不在,再也没有幼年时的相望了。

????二人同时高举右手,“杀!”

????秦卿和凌峭,温云禾今日也参进了战争,季孙胥和沈归握紧了拳头,这一仗,怕是不那么容易守住。

????而凌峭他们的攻势也很直接,周穆的出现扰乱了军心,韩蔺茹和任晏甫已经被他们重伤,他们只需要拿下沈归和季孙胥他们,如此,便可彻底击垮周衍之。

????忽而只见远方尘土飞扬,一支军队自远处飞袭而来。

????凌峭和秦卿心下都一惊,这是谁的军队?周衍之被逼退至回沧州,怎么还会有军队?可是周朝也未有援军的消息?

????“众将士!周老将军率援军自京城过层层险阻而来,我们,必誓死扞卫沧州!绝不后退!”韩蔺茹的声音破空而来,响彻城墙之上,众人皆是惊愣,纷纷看向声音发出方向,只见韩蔺茹立于城墙之上,右手高举军旗。

????周衍之他们看见突然出现的韩蔺茹和听闻韩蔺茹前番话语,心下也是一惊。望向慢慢靠近的那拨军队,心中凛然。没想到,来者竟是周老将军。原本以为此仗艰险无比,而转折便就发生在一瞬间。

????“杀啊!”看着突然出现的将军,远方浩荡的援军,长显军显然已经恢复了斗志,一声声口号高呼。

????沈归微微有些愣神,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变故,惊喜蔓延。“小心。”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任晏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。沈归看着身旁屹立的任晏甫,脸色依旧有些苍白,然而身旁的宽度,却一瞬间带走了战场的血雨腥风,只换来一瞬的宁静。

????幼年的相伴,心底的月光,又如何是轻易说忘就忘了的呢。曾经的记忆,那些尘封的美好时光,总会在不经意间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间跃然而出,席卷脑中。于彼此亦然。

????凌峭和秦卿没能料到,远在京城的周老将军竟是如此无息出现,还带来了一支军队。究竟是他们小瞧了这周老将军,还是这周老将军早已远超出他们的预估范围。

????沧州本就易守难攻,再加之韩蔺茹和任晏甫的到达,士气大振。而如今还有周老将军,他们不得不退,从长计议。

????“退兵!”秦卿手袖一挥,周朝大军和正道子弟便悉数退去。

????穷寇莫追,周老将军的军队厮杀片刻便进入沧州,与长显军汇合。

????凌晨阔他们的第二次进攻,就此结束。